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人妻变得很配合
人妻变得很配合

人妻变得很配合

佟此刻侧脸对着镜头,嘴角微微向上翘起,他在笑!
-
-这笑是恶魔的微笑。-

-娜把头贴在了佟的后背,双眼闭了起来喃喃地说:“我永远是你的女人,我心甘情愿任凭你来摆布,即使你让我做你的奴仆,我也会毫不犹豫地放弃全部自尊,听从你所有的命令……”-
-
佟没有理会娜,他继续盯着嫣:“怎么?你不敢吗?如果你没有怀疑对自己丈夫的忠诚,如果你对自己的爱情有足够的信心,你完全可以抵制任何欲望对你的诱惑!”看到嫣表情迟疑,他接着游说:“我知道你害怕这样的考验,因为在你内心的深处,原本就有背叛婚姻和丈夫的念头存在,只是你自己不敢承认和面对而已。你自己明白,你的忠贞其实脆弱不堪,根本经不起哪怕小小的、轻微的一次撞击……”-
-
“不是的!”嫣反驳佟,她的嘴唇紧紧的抿了一下,脸上原本的迟疑变成了坚定:“我从来没有过那样的想法!我很爱我的老公,你想错了,我不是那样的女人……”-

-佟无声地笑着,直视了嫣的眼睛:“这么说,你是同意我的提议了?那样的话,我们的约定就从现在开始生效,我来做你的试验品,试验你对婚姻呢和爱情的坚定和忠实。而你要做的,只是防御和坚守,抵挡情欲的冲击……”-
-
嫣马上感觉到了自己是被绕进了佟的话圈里,立刻慌乱地快速摇着头拒绝:“不!我不做这样的事情,我现在要回去!啊……为什么我的头晕晕的……我喝得有些多了……佟先生,你……你们让我回家吧……”
-
-“你不知道,我见到你之后内心里有多大的触动!”佟缓缓地说:“可以用狂热和迷恋来形容!我可以为了得到你而不惜一切代价,所以你更应该斩断我对你的爱恋和企图,如果今天你这样走了,我对你就永远都不会死心,我会疯狂地去追求你,不会顾及你是有丈夫的女人,不会顾及你丈夫是怎样的反应,我会勇敢地和他去竞争你的爱。而你,今后的生活也将永远离不开我的纠缠。你想没想过,那个时候,你平静是生活将会被打乱,你要面对的也不只是我一个狂热的追求者而已了。你同时还要对自己的丈夫解释,你要对邻居们辩解,你要忍受不明真相的人们在背后指指点点,因为他们不会相信我和你是没有关系的,他们会以为你一定和我发生过某种不清白的关系……”
-
-嫣惊讶地瞪大了眼睛,愣了好久,她明显没有想到过佟会有这样的说辞,懦懦着说:“佟……佟先生,这是……不可能的……嗯……你不要这样说,这怎么可以……”她的思绪明显有些混乱,抬手模了一下自己的脸,但另一只手仍旧紧紧地捂着胸口:“我们……只是第一次见……见到,我……我也没有你想得那么好……”-
-
我不知道,嫣说的不可能,是质疑佟所谓的一见钟情还是他荒唐的提议。但看得出来她还在努力抗拒着,为了不让腿间的内裤露出来,她夹紧了双腿并且歪向一边,连带着穿了鞋子的脚也缩到了床上,整个身体都紧绷着,呈现出戒备的姿态。-
-
佟身后的娜听着两人的对话,没有插嘴,手却在解佟裤子的皮带!她的动作很快,嫣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,佟的裤子和内裤就被她一下子扒到了腿弯处。已经勃起的阴茎就完全露出来,直挺挺的正对着嫣,阴茎突然从内裤的压迫中解脱,随着弹出的惯性还在上下轻微地摆动着。-
-
嫣惊叫了一声。-
-
床前面就是桌子,佟和娜站在桌子旁边,再过去就是靠墙壁的梳妆台。嫣如果想离开这个房间,就必须从床上下来,经过他们两个人的身边。而从嫣的表情来看,她无疑是不敢接近这两个疯狂的人,只有蜷缩着身体向床角退缩。
-
-娜的手抓住了佟的阴茎,慢慢地撸动,她的手很白,紫红色的龟头从白嫩的手掌中穿过,一次又一次地从虎口处冒出来。娜歪着身子,从佟的手臂旁探出了头,对着嫣轻声地说:“看!这是另一个男人的命根子,你见过没有?如果没有见过,你可以把它和你老公的比较一下,看哪个更大,更粗!”
-
-佟反过去一只手,在娜的臀部摸索着,不时地拧捏几下,笑声里透着说不出的淫邪:“我这根东西,见过的女人没有一个不说好的!它不但中看,也中用的很!”
-
-两个无耻的人!-

-一股怒火在我心头燃烧着,使我的全身几乎都在不能控制的颤抖。看着床上彷徨无助的嫣,我的心一阵阵绞痛,如果可以,我希望自己能够冲过去,把我的妻子从那堕落之初的地狱拉回来。如果可以,我希望自己能够回到那天,把这两个狗男女杀掉!我攥紧了一双救过无数人的手,第一次想用它来杀人。
-
-佟的阴茎涨的更大更粗,向上高高地翘起,对面,是茫然又无措的嫣。令我更加心痛的是:嫣居然在看着佟的下体,虽然她的脸已经涨得通红,眼睛也不安地眨动着,可她的确在看着娜的手抚弄佟阴茎!
--
佟把娜拉到了自己身前,在她脸上和耳垂处亲吻,他故意亲吻出很响亮的声音,然后把她的身子往下按。娜会意地矮下身体,竟然曲膝跪在了地上。佟对着床上的嫣说:“我刚才虽然是在亲她,可心里想的却是你,如果你能够接受,我愿意用虔诚一万倍的心来亲吻你,我的女神!”-
-
嫣下意识地摇头,赤红的脸颊像是正在被炉火烘烤着。她又用力地蜷了下双腿,将自己缩成了一团,仿佛怕被什么可怕的怪物吃掉一样。-
-
娜把佟的阴茎握紧,用力地向根部捋过去,包皮被完全拉得展开来,硕大的龟头因为被挤压而显得更巨大狰狞。佟舒服地“嗯”了一声,深深地吸了口气。娜吐出了舌头,在龟头下端的棱角处轻轻抵舔,每舔一下,阴茎就被刺激得向上跳动一下。然后她的舌尖来到了龟头顶端,在马眼处微微地碰触一下,头就向后退开,舌尖沾到了马眼上的液体,被拉出一根细长晶莹的丝,淫秽地悬在空中微微颤抖。
--
佟的手按住了娜的后脑,把她一点一点地往自己胯下挤压,同时挺了一下臀部,阴茎就整个埋没在娜的嘴里。他边挺动着身子,让阴茎在娜嘴巴里缓慢地进出着,边看着嫣,说:“你看,我的鸡巴现在她嘴里了,可我却是想象着它在你的嘴里!你的小嘴儿真性感,一定像蜜糖一样的甜美!”
--
嫣本来因为看得出神而微微张开嘴马上紧紧闭上了,脸上现出厌恶的神色。但是目光却没有转开,继续看着那淫秽的一幕,同时挪动了一下小腿,把一只手搭在了自己的大腿上面。
--
这样的口交我和妻子从来没尝试过,嫣总是回避探讨此类的话题,她固执地认为:把精力过分倾注在这些事情上面,那是堕落的表现。从父母那里传承的教育,让嫣本能地排斥性爱,虽然在床上和我一起缠绵的时候,她也会表现出享受和兴奋,但还是会不自觉地抵制和压抑自己。曾经我也给她看过性爱的片子,试图激发她的欲望。可她一看到口交的画面,马上就会转头离开,对我说:“真恶心!你怎么看这些下流东西?”-
-
而现在,镜头里,我的妻子,却在目不转睛地看着一幅她平时想都不曾想过的真实淫乱画面!佟有些变态地用力将阴茎往娜喉咙深处插,根本不顾她已经露出的痛苦表情。偶尔会听到阴茎在嘴里抽插时发出“咕唧咕唧”的声音,阴茎拔出来时,上面沾满了娜来不及吞咽的口水,在灯光下闪闪发亮,更多的口水被带出来,顺着阴茎流到阴囊上,再滴落下来,拉成一条长线,一直垂落向地面……
-
-我看了一眼旁边的龙小骑,他目光直直地盯着屏幕,脸上肆无忌惮地写着少年对性的向往。此时的他,似乎已经忘记了,坐在他身边的我就是这场戏里女主角的丈夫,他嘴巴张着,完全沉浸在画面带给他的刺激当中。-

-佟用双手抱住了娜的头,用力把她按在自己胯间,整根粗大的阴茎硬生生地完全塞进了她嘴里,娜的双腮被撑得鼓了起来,阴囊也紧紧贴住了她的下巴。在佟用力挺动阴茎的时候,可以看到阴囊被带着一同收缩向上提起,而佟的嘴里也发出舒服的哼哼声,声调有些放肆和怪异,他咬着牙,从牙缝里挤出了一句话:“啊……我操……这一下最爽……你现在别动……”-

-娜这会儿根本就不能动!她的脸完全被佟按得埋在腿间,以至于几乎无法顺畅地呼吸。唯一能做的,就是痛苦地发出几声断断续续的呻吟,这呻吟却不像男欢女爱时那种销魂的呻吟,而是真正无法忍受阴茎在喉咙里冲撞而发出的干呕。-
-
静止了一会儿,佟才放开娜。娜马上长长地出了口气,连续咳嗽了几声。她的脸已经被憋得通红,眼泪也被呛了出来。她仰头望着佟,眼神里充满了迷恋和渴望,完全看不出之前的屈辱和痛苦了!边喘着气,用近乎痴迷的语气说:“你的鸡巴真大!我不行了……我下面已经湿了,你快操我吧……”-

-如果不是亲眼看到,谁都无法相信这样粗俗不堪的话,会从一个高雅文静透着书卷气质的女人口里说出来!在这个瞬间,我对这个女人的感觉,除了怨恨和愤怒,在心底深处,竟有了一种隐约的恐惧:这是怎样一个恐怖的女人!在我和她见面的时候,她还是个天使,而此刻,却突然展示了她疯狂如魔鬼的一面。
-
-佟熟练地往下脱娜的衣服,几下子就将衣服扒了个精光,娜赤裸裸地站着,用一双手托住丰满白皙的乳房,对着佟叫:“来摸我……来操我……”
-
-佟踢掉了腿上的裤子,说:“好,宝贝儿!我这就来干你!我就喜欢操淫荡的女人。”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看了嫣一眼,脸上挂着毫无廉耻的笑容。上去粗鲁地推了娜一把,娜就一下子仰面朝天躺到了床上,
-
-佟双手抓住娜两腿分开来,把腿间的阴部完全暴露出来给嫣看,说:“你所认识的娜娜,端庄贤淑,站立坐行都保持着一个高贵女人应该有的矜持!可是现在你看,她所摆出的姿势却如同荡妇,她这里流了这么多水儿,迫不及待地想要我来操她!可这并不代表了她天生淫贱,我操过了她以后,她穿起了衣服,依然还是原来那个举止高贵谈吐文雅的淑女。”-

-“所谓的贞洁操守,并不是人生来的本性,而是先人用来愚弄我们的托词罢了!人之一生短如白驹过隙转瞬即逝,可偏偏还有人绞尽脑汁想要让我们压制了天性混沌度日。你嫁了丈夫,要对他忠贞,却一定没有想过为什么要忠贞不二。大家都说是对的,你就信了,只因为你从小就被人灌输了这样的思想,认为压抑了自己的欲望那就是伟大和高尚。其实认真去想一想,才真的是可笑!哼哼,那些天天喊着仁义道德至上的人,私底下自己却是比谁都更无耻淫贱!”-
-
娜用手抚摸着自己的乳房,转头对着嫣:“妹妹!要我选,我只要快乐。我才不理会那些狗屁规矩,你看,我喜欢这个男人,就要他来操我,不去管他有没有老婆,也不去管他到底是不是真心爱我,眼下我开心了,舒服了,才是我现在所需要的!”
--
佟把娜的双腿扛在了肩膀上,用手扶着阴茎在她两片阴唇中间上下滑动,对她说:“你告诉我,你现在多想我操你?你告诉我,你到底有多淫荡?”-
-
娜喘着气,腻声回答:“我现在就是想被人操,你也行,别人也行,随便什么人,哪怕我根本不认识,只要他有鸡巴,只要现在他能硬起来,我都愿意让他干!我有欲望的时候,眼里没有男人的相貌和爱情,我需要的,只是一根鸡巴……”-
-
佟看着嫣,把阴茎慢慢插了进去,对嫣说:“你看,这才是女人真正想说出来的话,你不敢说,就算你心里真的想,也绝不肯说出来!其实女人爱男人,就是爱的这一根鸡巴而已,如果你丈夫没有了这根东西,你的爱也一样会慢慢的消失不见!男人爱女人,也是用鸡巴来表现的,无论怎么样的赞美和追求,到最后还是要用生殖器来完成表达!”-
-
“我爱你,所以就想要操你,想像现在操娜娜一样把你压在身下用力的干。我们虽然自喻为高级的人,可男女之间的爱,还是和虎狼禽兽一样只不过是追求着交配!”
--
嫣向后挪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,在做这个动作的时候,双腿不自觉的摩擦了一下,她的目光还停留在佟和娜下体相互连接的部位,有些吃力地说:“不,不是的!你说的不对……我……我们不是禽兽……”
-
-她似乎在努力控制着自己,手抱着自己的肩,五指用力抓着手臂。
-
-佟开始在娜身上抽插,动作缓慢地把阴茎从阴道里拔出来再送进去,让嫣清楚地看到整次抽插的过程。然后用低沉的声音问:“你有没有过,在和丈夫做爱的时候,心里却想象着他是另外一个男人?”
-
-嫣全身震了一下,眼中流露出一丝恐惧,拼命地摇着头:“没有……我没有……”-

-佟笑着,伸手抓住了娜的乳房,使劲揉搓着:“你确定?你不用回答我,只要坦率地回答你自己就好了!你穿着漂亮的衣服,在大街上行走,身旁的男人都会看你,你一定知道那些目光里是包含了什么意思,可是你并不反感,而是坦然接受。其实你在享受那些不良的企图对不对?那就是你的欲望,只是你自己从来不肯承认罢了!你和所有的女人一样,内心深处都希望更多的男人被自己吸引,在你幻想和一个陌生男人做爱的时候,你一定会很兴奋,比你丈夫干你更让人期待!”-
-
嫣还在摇着头,却摇得有些无力。她眨着眼睛,似乎在想着怎样反驳佟,但是她的思维明显有些混乱,在佟一下又一下逐渐加快抽动的时候,她始终没有反驳一句话出来。而在她身边交媾的两个人,赤裸裸的扭动着身体,肆无忌惮地纠缠交接。-
-
佟每一次插下去都是重重的,狠狠的,床被压得凹了下去,随着他的动作颤动着。每一次颤动,也都会牵动嫣的身体跟随他们的动作一同颤动。娜的双臂向两边大大的摊开,一只手就伸到了她腿边,似挨非挨地碰触着嫣的大腿。-
-
佟的速度开始越来越快,两人下体连接的地方传出“呱唧呱唧”的声音,娜的臀部被挤压着,臀肉随着佟剧烈的动作颤抖,她毫无顾忌的大声呻吟着,拉长了那种让人听了脸红心跳的声调。佟没有再和嫣说话,他开始沉重的喘息,喉咙里发出“嗯嗯”的声音,像是个拉船的纤夫,正把一艘欲望之船一步一步地拽入港口。-
-
在两人的注意力都集中投入到了做爱上面,不再理会嫣的时候,嫣的表情才显得轻松了一些。她的身子依然蜷缩着,不过护着胸部的手臂却放了下去,撑在了床上。床的震动十分剧烈,她试图籍着手臂的力量来保持身体的稳定。-

-佟快速地抽动了几分钟,才长舒了一口气减缓了动作的频率。他身下的娜被刚才激烈的撞击带动得兴奋起来,似乎不满足佟此刻的力度,她用力挺动着自己的下体去迎合佟,搭在佟肩上的双腿向上绷得笔直,连脚尖也舒展着,一边喘息一边对佟喊:“快……再来!像刚才那样操我!我舒服死了……”-
-
佟并没有回应娜的要求,而是伸出了舌头去舔她的小腿,另一只手绕过他的大腿去按住阴蒂的位置快速地揉搓起来,同时竟然用中指和自己的阴茎一起插进了娜的下体。娜全身猛地一抖,尖叫了一声,一把抓住了嫣的大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