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妻子淫荡,喜欢被干
妻子淫荡,喜欢被干

妻子淫荡,喜欢被干

嫣下意识的全身一抖,伸手想要拨开娜的手,却被她反手拉住了手腕,紧紧的攥住了。嫣用力往回拉扯,却挣不脱娜的手,反而被拽得横过了身体,头就更加靠近了两个人的下体。她急促喘息着,侧眼看着佟的手指和阴茎一起在那水淋淋的私处抽插进出,却没有翻身逃开,只是不停的眨着眼睛。-

-眨眼睛是嫣从小养成的一个习惯,像很多人紧张的时候就会不由自主地有一些小动作一样,每当遇到她不能决断的事情或者极度不安的时候,她就会十分频繁的眨眼。-

-佟一边用中指挖抠一边用拇指按住了阴蒂的位置,快速地揉搓着。娜的身体立刻像蛇一样扭动起来,抓着嫣的手按在自己乳房上用力搓揉着,一边大声呻吟一边叫:“快……快……快快……”嫣被她的动作吓了一跳,猛地挣扎了一下,把手臂拉了回来。不料娜突然扭转过上身,双手一下子抱住了她的两腿,死死地箍住了,同时脸也靠了过去,抵在了她大腿内侧,伸出舌头在嫩滑的腿面上舔起来。-
-
嫣“啊”的叫了一声,慌乱地用手去推她,却推不开。急得拼命用力蹬腿,叫:“放手,放手娜娜……你……你别这样……”-
-
娜把整个脸贴在嫣腿上,喃喃着说:“妹妹,我好舒服!他真会玩女人,我要被他弄死了!你不想要吗?你也来试试吧!”一边说着,腾出了一只手,顺着嫣大腿内侧的空隙向上摸了进去,蛇一样伸进了嫣的裙子里面。
-
-嫣尖叫了一声,猛地夹紧了两腿,张开了嘴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,嘴唇颤抖着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很低的呻吟。娜的手就在裙子下面快速地动着,像是摩擦着什么。中间停顿了一下,接着又快起来,不过变成了像佟一样的抽插,似乎是已经把手指插进了她的身体里。-
-
嫣慌乱地看了佟一眼,发现他并没有注意自己,而是专注地刺激着身子下面的娜。她推着娜额头的手就软了下来,用力地咬紧了牙,皱着眉头闭上了双眼。-

-也许她是害羞,也许她已经无力抵抗。我看到嫣闭上了眼睛,她的表情透着被情欲击溃的无奈,略显痛苦的脸有些扭曲。她这样的表情我以前也见过,那都是在我和她做爱的时候,当她兴奋到了接近高潮的时候,就会出现的表情!而现在,在她还没有失身之前,情欲却已经被娜撩拨到了兴奋的极点。
-
-娜的手一直没有停下来,嫣的裙摆在她猛烈的动作下被掀开了一截,大腿全部露出来,内裤也隐约可见,娜的手挡在了阴部的位置,快速而激烈的戳动着。嫣蜷缩着的身体在她的刺激中缓缓的展开了,两腿软软地微微张开,扶在娜头上的手也滑落在一边。-

-佟此时却停止了动作,让阴茎停留在娜的下体里,双手扶着她的腰肢,贪婪地看着娜的手在嫣腿间抽动。这时的娜竟然无声地笑了一下,和佟对视了一眼。她的眼神里居然没有了刚才如醉如痴的情欲,取而代之的是一丝得意和炫耀,好像在向佟邀功。
--
我突然明白过来,刚才她的表情和高潮完全是装出来的!这个阴险的女人,她的目的完全是为了挑弄嫣的情欲!这必定是早已经和佟商量好的步骤,一步一步把我的妻子引诱进背叛的深渊。
-
-娜把嫣的手又抓住了,拉到自己的腿上摩挲,一点一点地接近她和佟下体交接的位置。嫣丝毫没有察觉,仍然紧闭着双眼沉醉在娜带给她的快感中。佟向后拉了下臀部,让阴茎从娜的下体抽出了一部分,看着娜把嫣的手扯到了他的阴茎上面。
-
-直到嫣的手指碰触到了佟的阴茎,她还没有明白那是什么。但随后她马上就意识到了,猛然睁开了眼,当看到自己的手正摸着佟的阴茎时,像被电击了一样猛地缩回了手臂,一把抓住了娜在她腿间的那只手,用近乎哀求的语气向着佟说:“别动我!你们放过我吧!你说过,不会强迫我的……”
-
-佟凝视着她,似笑非笑的脸上写着掩饰不住的兴奋:“宝贝儿!我的小宝贝儿!我说话是算数的,你看,我到现在为止都没碰过你一下呢。如果我真的要强迫你,也不用等到现在了。刚才你的手碰到了我,我真的好幸福!差点儿就射出来了,你的手可真软!”
--
娜的手还在继续动,嫣的手臂就被带得轻轻晃动摇摆,此刻的她显得十分无助,胸口剧烈地起伏着,通红的双颊表明她体内的欲望已经在燃烧,她还在在理智和情欲之间苦苦的挣扎。娜这时不失时机地开导她:“妹妹,你下面全都湿了,现在一定很想吧!为什么要这么辛苦地忍啊!你看,这里就有男人,他的鸡巴又粗又硬,插进去保证让你舒服。只要你点一点头,我马上就把它让给你!”-

-嫣羞得别开了头,颤抖着声音说:“不。我不。”她似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说出了这几个字,说完头就无力地垂了下去,同时用力蹬了一下双腿。这样的动作表明她已经到了高潮的边缘。-

-嫣高潮的时候,眼神会十分涣散无神,看起来像是突然失去了灵魂一样的木然。
-就在这个时候,娜的手忽然停了下来,虽然手仍旧留在她腿间,却没有再用力抽动。说:“嗯……我的手好酸,快要断掉了,妹妹,你自己来吧……”-

-嫣紧紧地夹着娜的手,身体不由自主地扭动了一下,似乎想让娜的手继续刚才的动作。但娜的手偏偏一动也不动,转过头对佟说:“你再操我几下,我下面痒得不行……”佟就笑着继续抽插,这次用的力量很大,像是在给嫣展示他的强壮,每一次插下去都全根而入,甩动着的睾丸击打着娜因为曲腿而绷紧的皮肤,连同阴茎抽插时发出混合在一起又很响亮的“呱唧呱唧”声。
-
-淫荡的这一幕继续刺激着嫣,她的另一只手靠近了自己的小腹,似乎想伸到自己腿中间。但是当着佟和娜,无论如何也做不到这样羞耻的动作,就焦灼地停留在那里,毫无目的地在小腹上揉搓着。-

-这时佟的动作却越来越快,肉体密集的碰撞和着水声连成一片。娜的身体因为猛烈的撞击而剧烈地波动着,丰满的乳房像狂风巨浪里的小船一样起伏滚动,她的呻吟已经断断续续支离破碎,变得短促又尖锐。脸上露出陶醉在快感里的表情,微微眯着双眼,不再理会旁边的嫣。-

-嫣呆呆地看着他们,目光有些涣散,她吃力地做出一个吞咽的动作,略带倔强地抿住嘴唇,努力保持自己表面的镇定,可这样的企图明显是那么徒劳,她脸颊的晕红和目光里的迷离都明白地告诉我她已经在动情。我甚至能想象出,她裙子下面被娜手指挑逗过的阴部,此时一定已经是水淋淋的一片!-

-虽然娜停止了挑逗,但是嫣的情欲却没有因此而平息。之前娜的手对她的刺激几乎已经使她达到高潮,这时候突然停下来,对于嫣来说分明是更加难以忍受的煎熬。她身体扭曲着,双腿把娜的手臂紧紧地夹在中间,然后借助身体并不明显的动作让娜的手继续刺激自己的阴部。-
-
我不知道佟给嫣下了具体的那种药物,但作为医生我明白那一定是一种催情类的春药。从专业的角度来讲,春药只能够刺激人体内的激素分泌,从生理上达到催情的作用,但绝不会有哪种春药可以让人丧失理智!我死死的盯着屏幕,心里突然生出一丝希望:嫣一定不会输给这情欲的冲击,也许最后是佟强行占有了我的妻子!然后再用其他卑劣的手段哄骗她一步一步走进堕落的深渊。
-
-真是那样我会原谅她吗?我不知道,但是那样也许我的心里会好受点儿!那样至少能够证明我和嫣的感情并不是脆弱的不堪一击,至少能够让我,一个作为丈夫的男人保留住最后的一点尊严。
--
这时佟突然放下了娜的双腿,把阴茎从她阴道里拔了出来,然后把湿漉漉的阴茎抵到了她嘴边。娜毫不犹豫地一口把阴茎含进了嘴里,夸张的吸吮着,丝毫不在乎那上面沾满了粘滑的体液。佟在她嘴里插了几下,又拔出来,用手握着把龟头抵在娜的脸上摩擦,娜一张白净的脸上很快被涂上了一片亮晶晶的水渍,在灯光下闪闪发亮。
-
-嫣的头和娜是平行的,佟的大腿几乎就挨着她的肩膀,赤裸的下体更加清楚地展现在她眼前!嫣露出了极度羞怯的表情,眼睛却看着那儿,丝毫没有转开的意思。她呼吸得更加急促,胸脯也明显的随着呼吸剧烈地起伏,放在小腹的那只手,就在这时张开来,像是要抵抗一样抓住了娜的手臂,可却没有用力,而是轻微地拉扯着晃动了一下,那情形根本不像是要把她的手从腿间拿开,反而像是把那只手当成了一件工具。-

-我见过嫣动情,也看过她高潮时的样子,可却从来没有见过她此时的表情。她脸上摆着戒备和羞涩,眼神里却充满了渴望,明亮清澈的眼睛里流动着淡淡的水气,在灯光下却折射出正在燃烧的情欲。
-
-这时候佟把娜的身体翻了过去,让她跪趴在自己身前,双手抓着两瓣丰满白皙的臀肉用力向两边掰开,让菊花和水淋淋的阴部暴露出来,然后让自己的阴茎在上面慢慢磨擦,说:“你看你流了多少水儿!我喜欢水多的女人,阴水多了才滑溜,也说明你的瘾大,性欲够强烈。这样的女人在床上才够淫荡。”-
-
“淫荡的女人才是男人喜欢的女人,一个女人到了床上还在装清纯,那就是做作,那就不是个成熟的女人了。”转过头,对着满脸红晕的嫣说:“你现在一定很想要,你下面一定流了很多水!可是你却不肯承认自己想要男人,因为你害怕!你害怕抵制不了自己的情欲,害怕被贴上淫荡的标签。虽然你已经有过很多次性爱,你的下体接受过了你丈夫无数次的进入,可你其实还是个处女,因为你到现在为止,还没有打开自己的情欲之门!如果一个女人没有放纵过自己,就还是个处女,就不是个完整的女人。”-

-嫣怔怔的看着佟,她从没听过这样的说辞,如果在平时,有任何男人对她说这样的话,结果毫无疑问会被她大声的斥责,即便对她说这些话的人是我,她都一定会很生气。和嫣共同生活了四年,对她的思维方式和观念我了如指掌:嫣是个痛恨淫荡和不洁的女人,在她的世界里,完美的人生就应该是像没有狼的童话一样,拥抱和牵手才是爱情的语言,如果可以,甚至愿意把性爱从生活里压缩到很小很小,即使没有,她都不会认为那是件让她无法忍受的事情。
--
她曾经说过:“交配的欲望不是爱情,爱情的极致,就是心与心的连接,我们不经意的一个对视,不用说话的眼神,彼此明白对方深爱着自己!那才是真正的爱情,才是最完美的爱情!”
-
-可现在,她没有反驳佟了,她的眼神有些飘忽不定,面对这佟的谬论,她似乎有点无所适从。她的表情在告诉我:她已经开始摇摆!我的妻子,那个坚定无比的相信纯爱,抵制荒淫态度决绝的嫣,此时竟然在犹豫!
--
佟继续说着:“你其实很淫荡,只是你自己不知道而已。”他用手握住自己的阴茎,让龟头在娜臀沟的位置上下滑动着:“女人生下来就是被男人操的,不管是漂亮的还是丑的,不管是有丈夫的还是没丈夫的,没有一个能离开男人的鸡巴!既然女人的性器是专门生给男人的,为什么一定要给一个男人独享?你给他天天操,他习以为常,就算你貌若天仙,他也会厌倦,也会激情不在。可你随便给别的男人操一次,他一定会欣喜若狂,把你当做宝贝儿一样的疼爱!娜娜,你给她说,你被多少个男人操过?”-
-
娜前身低俯,双腿分开,把美丽丰满的臀部翘得高高的,向后迎接佟的阴茎:“我被很多男人操过,到底有多少?我自己也记不清了!”-
-
“那你喜欢被一个男人操,还是喜欢被很多个男人操?”
-
-“当然喜欢被很多男人来干我!”娜轻轻地晃动着臀部:“男人每一个都是不同的,鸡巴的形状也不一样,有的粗有的长,有的硬有的软,有的男人操我操得粗暴,有的男人操得却温柔,被男人干是一种享受!被不同的男人操就有不同的享受,被一个男人玩弄和被几个男人玩弄又是不同的感受!如果天天守着一个男人,那才是浪费了我们女人水一样的身子,花一样的容貌!”
-
-“你是不是很淫荡?”
-
-“是!我淫荡,我喜欢被男人干,喜欢让无数的鸡巴插进我的身体!”-

-“你快乐吗?”
--
“是的,我很快乐!能够满足很多男人的欲望,我就是他们的女王,男人都喜欢征服,征服不同的女人,可是男人们却不知道,其实是我们女人用肉洞征服了你们男人,男人都是傻的,他们不知道自己都是女人的工具!”后面的那一句话,是对着嫣说的,在说话的同时,她的另一只手一下子将嫣的裙子撩起到了腰际,裙下的一幕顿时暴露在镜头当中。
--
娜的手从内裤的边缘处伸到了里面,停留在阴部的位置,薄薄的内裤本来紧贴着身子,此时却被那只手撑得鼓起了一大片,隐约可以分辨出手的形状,甚至能看清拇指正按压着阴蒂,并且在不停的拨动着。-

-娜的手一直都没有停止过!-

-嫣并没有太激烈的反应,也许她觉得相对于眼前的两个人而言,穿了衣服的她此时仍旧还算保留着尊严。娜的手就从她腿间抽了出来,手指上挂着亮晶晶的液体。她把手指伸到了佟面前,轻轻地摆动着,说:“看,你的宝贝儿已经准备好接受你了。”
--
佟笑着,张开嘴把那沾满了淫水的手指含进嘴里,用力的吸吮着,好像在品尝一道美味大餐。等把手指舔干净了,才意犹未尽地咂了咂嘴,说:“我知道,在看到她第一眼的时候,我就知道她骨子里是淫荡的了!嫣!你不要以为我说你淫荡是轻看了你,淫荡其实本来就是女人的天性,会淫荡的女人才是好女人!”
--
嫣无力地摇着头,吃力的说了声:“不……”后面就没有了声音。她满脸的羞愧,为自己身体的反应被两人道破而无地自容。就在这个时候,娜的手扯住了她的内裤边缘,用力下拉,丝质的内裤一下子就被剥到了腿弯。-

-嫣没有明显的抗拒动作,只是用双手捂住了下体。她的脸涨得通红通红,几乎连脖子也红了!纤细的手指并不能完全遮掩住阴部,漆黑光亮的阴毛从手指的缝隙里冒了出来。
-
-娜继续把内裤从腿弯扯下来,用力拉展,把裆部一片儿濡湿的水迹对着佟的脸,说:“看看,这是你的处女发骚了,天底下的女人,见了你的鸡巴都会发骚的,你这根鸡巴,就是淫荡之源!”-
-
佟把鼻子凑到内裤的裆部,狗一样的吸着鼻子嗅,甚至把嘴和脸全都贴在了上面,然后满足地抬起头,对嫣说:“女人都喜欢香水,以为男人喜欢闻那香喷喷的味道,其实天下最好闻的香水,就是这淫液的味道!这才是女人最极品的香水!”
--
娜爬到嫣的腿间,很轻松的拉开了她的手掌,低头伸出舌头去舔。嫣长长的呻吟了一声,全身猛地震动了一下,两腿一下子伸直了。此刻的她,上身依旧保持着衣衫整齐,下体却赤裸裸地完全呈现在佟的眼前,笔直修长的两腿不再像平时那样并拢着歪向一边,而是毫无羞耻的岔开着,任凭佟贪婪的目光在上面流连忘返。-

-佟把阴茎又插进了娜的下体,扶着她雪白的屁股用力挺动,大力地干着。娜的身体被顶得直向前冲,她的脸就不断地在嫣下体撞击,但她的舌头始终不停抵舔着,持续刺激已经瘫软的嫣。-

-佟抽动了几分钟的时间,突然拔出了阴茎,在娜的屁股上拍了一把,娜好像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意思,马上闪开了身体。佟就挺着沾满淫水粗大的阴茎跪到了嫣两腿间,用手握住了阴茎的根部,让鸡蛋一样光滑紫亮的龟头抵在嫣的阴部,俯身到她头的上方对她小声的说:“我知道你现在需要男人,你看,现在我的鸡巴就在你通往欢乐的门口了,你只要点点头,高潮就会马上到来!”-
-
嫣用无神的目光看了佟一眼,她似乎已经没有抵抗的力气,软绵绵地瘫在佟身下,嘴巴却紧紧地闭着,不肯再发出呻吟。
--
佟把龟头在阴蒂的位置摩擦着,刺激着身下羔羊一样的嫣,每次摩擦都会引起嫣小腹急速的收缩。她的双手攥得紧紧的,紧贴着自己的大腿,可却没有抬手去打身上这个无耻而卑鄙的男人!她只是沉默着。
--
佟用拇指和食指从分开了嫣的阴唇,被翻开的阴唇已经因为充血变得肿大发亮,里面鲜红的嫩肉随着小腹的收缩蠕动着。佟把龟头抵进了阴唇中间,继续挑逗:“我知道你害羞,心里想要却说不出来,那么,好,我换个方式,现在开始我给你一分钟的时间,如果你没有拒绝我,我就当你默认了!”-
-
嫣继续剧烈地喘息着,一动不动。-

-对于坐在屏幕前的我来说,这一分钟过得像一个世纪一样漫长,我想我的脸色一定是铁青的,我紧紧咬着牙根,感觉太阳穴隐隐的作痛,似乎所有的血都涌上了头顶。我死死地盯着嫣的脸,希望看到奇迹的发生。
-
-嫣没有拒绝!她没能用理智战胜情欲!-

-屏幕里传来佟的声音:“宝贝儿!我要进去了,好好享受吧,我会让人醉仙欲死!”-
-
佟就慢慢的,一点一点的把阴茎挤进了嫣的身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