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看到老婆被别的男人用手插到高潮
看到老婆被别的男人用手插到高潮

看到老婆被别的男人用手插到高潮

老婆得了痔疮,去医院做手术,看到做手术的是个男医生,这让我们很不舒服,可是没有办法,我和妻子只好硬着头皮进到了诊室,和他说明了情况后,他看了看我们说,得检查一下,才能确定是否做手术,他首先要给老婆检查身体,让我回避,我有点不愿意,可没办法,我只好退了出去,我又不甘心,就站在外面的凳子上往里看,看到老婆正趴在床上,撅着大白腚,让那个医生看呢,那个医生用棉球擦着老婆的屁屁,貌似在检查,其实眼睛老盯着看老婆的逼逼,过了一会他让老婆起来了,我就赶紧下来。怕被发现,不一会门开了,老婆脸红红的,那个医生说,得做手术,你下午来吧,下午没几个人,你直接给我点手续费就行,就200元,也不多收你,你要上门诊交钱得800多呢,我和老婆一商量也行,就下午吧。 -

-  下午到了手术室,一进门看到是俩个男医生,那个医生看了我们一眼说,他是助手,得俩个人一起人做。一个人做不了,他是外科的大夫,是我哥们。这事不能让外人知道,你们明白的,我这是私活,我一想也是,他说你出去吧,你不能在里面,没消毒,我要做手术了,我就不情愿的出来了,可想到上午的事情经过,我又忍不住,就又站在凳子上往里看,这时看到那俩个医生在那拿些手术的工具往盘子里放,过了一会,一个医生走了过来,对我老婆说些话,老婆就朝手术台走去,到了床边,看到老婆开始解裤袋,然后老婆就把裤子退了下来,这下好,老婆的下体完全呈现在两个男人跟前,俩个男医生互相看了一眼,都没有说话,那个站在老婆跟前的医生用手指着手术床,让老婆躺在手术床上,老婆就乖乖的上了床,然后那个男医生就把床尾调高了,调完以后,就把老婆并在一起的腿批开,每只脚都固定在床尾的铁环上,这时老婆下半身已经高高的抬起,并且把腿劈成一个大字,老婆的逼逼这下一览无遗的就呈现在俩个禽兽医生的面前了,看到老婆紧闭双眼,任由他俩摆布,我也没办法,恨不得揍这俩小子一同,可不行呀,这时另一个医生也过来了,手里拿着个刀,我不知他要干啥,看他走到老婆跟前,看了看老婆的逼,就俯下身子开始用刀刮老婆的逼毛,另一个医生就用镊子夹着棉球给老婆屁屁消毒,一边消毒,俩人一边不知说着啥话,看到俩个男人在忙乎着老婆的下体,心理挺不是滋味的,没想到这时我的鸡鸡竟然无耻的硬了,那个医生刮了几下逼毛,就用手开始摸老婆的大阴唇了,摸了一会,把手放开了,那个消毒的医生就把镊子丢掉,他开始用手拽老婆的大阴唇了,让那个男医生刮毛,他拽完这边,又开始拽那边,拽了一会,只见他碰了一下另外一个医生,他俩就停下了,互相看了一眼,然后点点头,就又开始干活了,只见拽老婆大阴唇的医生开始用手往里摸了,这时老婆扭了一下腿,那个男医生抬头好像说不让动,老婆就又不动了,她就继续摸老婆的大阴唇,摸了一会,手又开始往里摸了,渐渐地就把整根一根手指整根的插到老婆的逼里了,不一会另一个又插里去了,最后3根手指都插到逼里了,见老婆没有反抗,就开始缓慢的抽查起来,插了一会,他就把手拔了出来,那个刮毛的医生 就把手也查到老婆的逼里开始抽插起来,我实在有些看不下去了,就想往里冲,可这时看到老婆忽然抬起了头说了一句啥,就又躺下了。并没有制止他们的意思,我愣了一下, 然后就明白了,一定是他俩把老婆的骚屄弄出水了,老婆发骚了,所以他俩才那么大胆,我想老婆好受就让她享受吧,反正也没用鸡鸡,也就没有进去。俩个男医生得到了老婆的支持,这下就无所顾忌了,开始用手快速的抽查起来,不一会,就见老婆使劲的把腿往里并,身子挺了又挺,我就知道老婆来高潮了,当老婆放松下来以后,他又开始快速的抽查起来,插了一会,可能是累了,就换另一个医生,过了一会老婆又来了,他俩就这样反复的抽查了好一会,才停了下来,开始洗手,戴手套,再做手术。
-
-  不一会手术就做完了,然后他们才来开门,我赶忙下来,站在门前,他一开门,我就冲了进去,这时老婆还躺在床上没有起来,我走到老婆跟前,看到老婆的逼逼红红的,逼逼俩边屁屁也红红的,我知道是他们干的,逼的下面还有白色的淫液没有干,我赶紧把裤子递给老婆,让她穿上裤子,我们收拾了一下,就到病房去了,后来和老婆操逼时,我一想到这个情景,鸡鸡就无比的硬,就狠狠的干老婆的逼逼,问到老婆当时的情况时,她还不承认,我就把情景一说,她说你都看到了,你咋不进制止呢,我说你也没有制止的意思呀,我看你挺享受的,所以就没进去,当时你是咋想的,你当时抬头对他们说啥了,他们才那么放肆。老婆不好意思的打了我一下,然后说,我被那俩个医生摸得出水了,他们看到我出水了,就说哥们你看她老公还在外面呢,她的小 妹妹竟然出水了,我听到他们说你在外面呢,就更不好意思了,可我不知咋的就是控制不住自己,想到你在外面出的水就更多了,我太难受了,我就抬头说你们动作快点行不行呀,我都受不了了,我一听这骚屄太骚了,我就又激动的搬过她的身子,又狠狠的操了她一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