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愤怒与难过
愤怒与难过

愤怒与难过

在这耻辱的一幕上演时,我突然说不出的无助,这种无助感远远超过了愤怒和难过。我深爱的妻子,就在我面前被人玩弄,我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。因为这已经是事实了,是已经发生过的事实!我除了心如刀割地看着,没有任何办法。-

-我的拳头攥得紧紧的,甚至发出了“格格”的响声。坐在我身边的龙小骑不安地挪动了一下身体,转头看了我一眼。不用看他的眼神,我也知道自己脸色一定是铁青的,一定像是要杀人一样的狰狞。-

-我真的想杀人!-
-
想杀了无耻下流的佟,杀了助纣为虐的娜,甚至,杀了我的妻子嫣!-

-我的脑袋里像是有东西在跳动,太阳穴隐隐作痛,全身似乎被定住了一样一动也不能动。眼睛虽然还在盯着画面,可脑子却像是乱了系统的电脑一样一片混乱,运转的是那么缓慢,眼前的一切突然变得距离自己很遥远,而且有种不真实的恍惚和错觉。-
-
身为一个医生,我清楚地知道那是大脑充过量血造成的,中风的病人都会有这样的表现。可自己亲身体验到的时候,才发现那真的十分恐惧!像是种快要死了的感觉,像是身体不是自己的了,或者说是灵魂要离开身体的感觉——如果这个世界真的有灵魂的话。耳边是一片挥之不去的蜂鸣声,混沌之中,忽然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脑子里响起来。
--
“我永远都会爱他!一辈子!”
--
这是嫣在她父母面前说的,那时她站在我前面,像是要保护我一样面对着她的父母:“我选择了这个男人,就永远不会后悔,即使像你们说的错了,我也会一错到底。我知道他有多爱我,也知道自己多么爱他,所以不论你们怎么反对,我都会嫁给这个男人……”
-
-“嗯……不要……”屏幕里传来嫣无力的呻吟,佟捧住了她的脸,下身开始耸动,同时伸出了舌头去舔嫣的脸颊。-
-
“你们是自愿的吗?”结婚登记处那个笑容可掬的阿姨慈祥得像一尊菩萨。-
-
“是!”嫣偎在我身边,仰头看着我,脸上洋溢着幸福:“我们自愿结为夫妻,今天,我们把我们的爱情,换成这样一纸婚姻的承诺,今后,我们会相亲相爱,彼此忠诚……”-

-“啊……啊啊啊……”佟剧烈的抽动把嫣的呻吟撞击得断断续续,他因为过度用力变得呼吸沉重,嫣分开在他腰间的两腿也随着他的动作抖动着。在屏幕里看不到她的脸,她娇小的身躯完全被佟压盖着,两手无力地推着佟的肩膀。
-
-“从今天开始,我们就是夫妻了……”嫣穿着雪白的婚纱,公主一样骄傲地挺着胸膛,幸福而略带羞涩地挽着我的手臂,面对满堂的宾客,她并没有丝毫的怯场,声音不高却异常坚定的说:“我一定会是个好妻子!好妈妈!好儿媳!我要对着这里所有的人发誓,忠于我们的婚姻,忠于我们的爱情……”
--
“啪啪……”耳边是淫荡的身体碰撞声。
-
-“无论今后我们的生活有什么改变,人生有什么挫折,我们都会彼此相互扶持,一同面对……”-

-“嗯……啊……”嫣呻吟着。
-
-“我们的婚姻绝对不会是爱情的坟墓!而是新的一个起点,从今天开始,我们不再是单纯的爱人,我们还是朋友,亲人……”
--
“啊啊啊啊……”
--
“我整个身子都是你的……”新婚的夜晚,嫣蜷缩在被子里,当我过去拥抱她的时候,她还有一些羞涩,可却丝毫没有犹豫地对我说:“现在,我的一切都是你的了,你要,我就全部都给你,这一辈子,我都只给你一个人!永远都不会让自己的身子暴露在别人眼前。”
--
“我的东西是不是比你老公的大?”佟边挺动下身边问:“你下面好紧,真不相信你已经是孩子的妈妈了,你老公肯定比我小一号,现在我插进去,可以把你的洞再撑大一圈儿……”佟像是个无赖般地说。
--
“我的腿漂亮吗?”嫣站在我面前,炫耀着刚买的衣服:“这件裙子虽然短了点儿,可绝对不会走光的……”她知道我不喜欢她穿过于暴露的衣服,所以嘻嘻地笑着。每一次买了新衣服,她都会这样问我一句。我当然明白她的腿有多漂亮,可我没有夸她,我觉得那样的话不应该出自夫妻之间,一家人,天天面对着过日子,说那样的话让我有种虚伪的感觉。我爱她,不是在乎她有多漂亮,即使我的嫣容貌平庸,身材普通,我依然会视她为珍宝!
--
“你的腿真美!”佟喘着气,用手抓住了嫣的脚踝,把她的两腿举了起来:“你这两条长腿,我把玩一辈子都不会腻的。你看,这腿上一块伤疤都没有!”-
-
“我有你一个就够了,以后我要守着你,一步也不离开。”嫣辞职的那天对我说:“我没有野心,不苛求上天给我什么,只要你永远在我身边,我们平凡相守一辈子,直到头发花白,就足够了……”
-
-“被老公以外的男人弄,是不是很刺激?”娜轻声地在嫣耳边问:“他猛不猛?他最会玩女人了,如果不是我,就算你想找,也找不到这样下面又硬又大的男人!你的水流的真多,你看,都流到床上了……”她边说着,伸手到两人交接的部位摸了一把,然后抽出来给嫣看。
-
-我抬手扶住了额头,籍此用手腕遮挡住了自己的视线,用力吸了口气,把在眼眶里的泪忍了回去。我不想再懦弱地流泪了,尤其在龙小骑面前。可即使再坚强,屏幕里的那幕却再也无法看下去,我就在崩溃的边缘徘徊,再看下去,我害怕自己会疯掉!-
-
但那令人刺痛的声音依然清晰地钻进耳朵:“啪啪……嗯……嗯嗯……”
-
-“宝贝儿,你身体真柔软!一定练过舞蹈吧?哦……别动,让我这样子再弄几下……”-
-
“你的皮肤真滑……像段子一样,肉好软……”
--
“我上过很多女人,可她们没有一个能比得上你!宝贝儿,你是女人里的极品……干你这一次,死都值得了……”
-
-“你老公多长时间干你一回?一定不是太频繁吧?你看,你下面都还是粉红色的呢!你跟着他太浪费了……如果是我,我天天干都不够……”-

-我抿着嘴,咬紧了牙齿,不让自己发出声音,我知道,哪怕身体上的一个轻微动作,都可能让我彻底爆发,歇斯底里不顾尊严地从这包厢里冲出去。我会去找到佟,然后杀了他。
--
“爸爸……”嘉嘉稚嫩的声音浮现在脑海,我的心一阵痉挛。嫣的声音再次响起:“我们的女儿是公主,我们一起呵护着她成长,给她最美好的生活,最出色的教育,然后看着她恋爱、结婚、生子……那个时候,我们一定都老了,每天坐在窗前,等着女儿回来看我们……”
-
-“啪”。一声响亮的拍击声,紧跟着是嫣的一声尖叫,声音里充满了惊慌和恐惧。我的心一惊,猛地拿开了手掌,朝屏幕看去。-

-佟正又一次抬起手,然后朝嫣绷紧的臀瓣上落下,“啪”地一声脆响,白皙娇嫩的皮肤上立刻又出现了一片手掌形状的红潮。嫣的全身猛地一震,腿用力一蹬,同时又发出了刚才那样的叫声,她的表情虽然有些惊愕,可并不像叫声里的那样出现令我担心的惧怕,反而在几分迷乱中夹杂着诱惑!眼睛眯了起来,竟然有着享受佟施虐的意味。-
-
佟一边插动一边继续拍打着,一次比一次重,嫣的臀部被拍得通红,她的身体随着佟的动作前后蠕动,叫声虽然仍然很高,但声音却有了不同,我根本无法相信,她的叫声里竟然透着一种兴奋!
-
-佟对待她的态度,是彻底的玩弄和亵渎,丝毫没有尊重和爱惜!这在我看来无疑于是在虐待她,在我和嫣的四年夫妻生活里,从来不曾打过她一下,在床上更是体贴入微,甚至连稍微粗暴的动作都不肯用在她身上,更不用说下这样的重手了!在我的心里,嫣是珍宝,她的身体,是美丽到极致的艺术,需要的是我小心翼翼地呵护和关爱,唯恐一个不慎磕碰到了一丁点儿!
--
而现在的妻子,完全没有了平时的矜持和端庄,她的一条腿还被高高地举在空中,人却梗着脖子把头向上抬着,紧闭双眼咬紧了牙齿,干净美丽的脸上充满了痛却享受的欢愉!那是一种肉体欲望淋漓尽致的发泄,是和我在一起做爱时的娇喘婉转截然相反的表情!这样的表情,在这长长的四年里,我居然从来都没有见到过!-

-这不是嫣!我内心深处突然产生了巨大的挫败感,这不是我的妻子,不是我那个温顺贤惠小鸟依人的嫣!不是那个从来不会对孩子大声说话的漂亮妈妈!更不是那个在人前被我抱一下都忸怩的妻子!
-
-佟的动作变得更快更粗野,狠狠地撞击着,疯狂的像一头野兽。他的巴掌从嫣的臀部扩散开去,已经根本不分什么部位,大腿根部、小腹、手臂、甚至是乳房,雨点一样的拍打下去,狰狞着脸,说:“你现在已经背叛了你的老公,你是个淫妇了,你的欲望一直都隐藏在心里,你想被男人弄,想被大街上任何一个男人按到身下搞!现在你还要装清纯吗?装贤惠吗?看看我插在你阴道里的大家伙吧!这才是你真正想要的。”
--
“这会儿你就是个贱人,岔开腿给我搞,让我给你老公带顶绿帽子,我们现在是奸夫淫妇,所以我们就该淫荡下贱!你失贞了,你对不起你老公了,我替他来惩罚你,我打得你疼吧?疼你就叫出来吧,就哭出来吧!这是你应该得到的惩罚,我打得你越重,你心里对你丈夫的愧疚也越少,我打过了,你就不欠你丈夫什么了。”-

-嫣的身体在冲击中剧烈地颠簸着,头发四下飞舞,丰满的乳房颤抖出一片雪白。她紧皱着眉头,脸上的表情也越来越痛苦,突然间双臂剧烈地在空中挥动了几下,似乎想抓住些什么,然后“哇”地一声哭了出来。-
-
那一声哭泣撕心裂肺般高昂悠长,山洪爆发一样的泄了出来。在这同时,她的眼泪就从脸上滑落了下去,顺着美丽的脸庞流到耳边,又被身体的抖动甩离身体,跌落到床上。她已经睁开了眼睛,像垂死的人在留恋美好的人间一样瞪得大大的,似乎想把最后这一眼看得更清楚些,更久些。
--
在那个瞬间,我的心突然之间剧烈地痛了一下,一种不祥的预感让我头皮一阵的发麻。仿佛在嫣的眼泪滴落的同时,她也会像是那滴泪珠离开身体一样从我身边离开了!
--
之后她就颓然地瘫在床上,漆黑的长发凌乱地遮盖住了脸,人就如同一具没有了气息和灵魂的尸体,任凭佟继续在她身上碾压。
--
她还在哭,不过声音已经小了许多,变成断断续续的啜泣,柔软而苍白,仿佛飘落到泥泞中的花瓣,辗碾成泥,零落不堪。
--
佟一刻也没有停止,他把抽动放缓了一些,然后看着身下的嫣,脸上笑着,那笑里透着得意,像是一头狼在审视自己的猎物。这个时候他一句话也没有说,只是用手把嫣的那条腿抱在了怀里,雪白的腿和略显黝黑的皮肤紧贴着,像是纠缠在一起的树和藤。
--
娜坐在他们两人旁边,抱着膝盖,把下巴搁在了膝间用两腿夹着,安静地看着两个人的纠缠。她的脸上没有表情,如果不是偶尔眨动的眼睛,几乎如同一尊塑像。她侧身对着镜头,赤裸的身体被灯光切割成界限分明的明暗两面,从背部到臀部的线条优美而流畅,如同一把崭新的大提琴。
--
佟俯下身子,用嘴含住了嫣的乳头,贪婪地吸吮着,发出“吱吱”的声音,时不时地叼含着乳头向上拉扯,把乳房带动着向上变成完美的椎体形状。嫣没有任何反应,甚至连手指也没动一下。她似乎是彻底放弃了,像是被推上了刑场的死囚,绝望得没有一丝留恋。
--
佟把嫣翻了过去,摆成跪爬着的姿势,双手箍着她的腰把屁股抬高,然后又将仍旧硬邦邦的阴茎插了进去。嫣顺从无比地任凭他摆布,甚至顺着他的意思调整了一下身体!她似乎已经精疲力竭,就连跪着的姿势都显得软绵绵的,好像双腿都不能支撑自己的身体了。如果不是佟的那双手架在腰间,她的身子像随时都有塌下去的可能。
-
-她这时的状态反而令佟更加兴奋,就像一条发了情的公狗一样拼命地耸动着下体。嫣明显承受不住他这一轮疾风暴雨的压迫,腿一软,人就趴附到床上。佟就那么把她压得死死的,从后面继续插,把嫣的身体完全挤压得陷进了松软的床垫里。-

-画面上只能看见嫣的手脚,身体都被佟巨大是身子盖住了,如果不是时断时续的呻吟,几乎没法确定他的身下还有个女人。
-
-突然佟大叫了一声,人趴在嫣的身上不动了。
--
佟从嫣身上下来过了足足有七八分钟,嫣才艰难地翻身起来。她披头散发地坐在那里,脸上水迹斑斑,也不知道是汗还是泪水,凌乱的几缕发丝粘沾在脸颊上,使她看起来更多了几分狼藉,身上到处是斑驳的痕迹,皮肤几乎没有一片是原来那样完整无损的。她木头一样地坐着,眼神空洞而呆滞。
--
佟去拿来了纸巾,扒开她的腿给她擦拭。嫣还是一动不动,脸上也没有什么表情。娜这时候才从床上下来,说:“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,该庆祝的。妹妹,我生日你还没表示呢,我也不跟你要什么礼物,你就和我一起吹生日蜡烛吧!就当做是送给我的生日祝贺。”
--
她去桌子上取了蜡烛点燃,插到蛋糕上端过去,递到了嫣的面前:“妹妹!你别生气了,女人嘛,还不都这么回事,被男人用一回,又不少块肉,也没吃多少亏!你刚才不是也很享受吗?多一个人爱你,有什么不好?”
--
嫣还呆着,眼泪却又从眼角流了出来。娜就用手去给她擦,另一只手里的蛋糕就歪了过去,烛油也像眼泪一样流淌下去,滴落在床上。佟收回了在她胯间擦拭的手,看着那团湿漉漉的纸巾说:“娜说得是,我是真喜欢你喜欢的要死要活了,才求她给我来制造这亲近你的机会的。你鄙视我也好,仇恨我也好,我都只有爱你的!就算你杀了我,我也不会有一点怨恨你的情绪!”-

-嫣的目光落在那团纸巾上,纸巾上面全是精液和淫液,她突然“啊”地大叫了一声,发疯一样挥动起了手臂,把娜手里的蛋糕打翻在佟头上。烛火碰到了佟的头发,一下子燃烧起来。-

-佟慌乱地用手在头顶一阵拍打,火很快灭了,但是头发却已经被烧得一片狼藉,秃一块焦一块惨不忍睹。-
-
娜的脸就沉了下来,“啪”地给了嫣一个耳光:“给脸不要脸是不是?你以为你是处女啊!还真把自己当宝了?你也不过就是个脸蛋标致点儿的旧货而已,我猜你早被老公操得都不想操了!多少女人想找佟老板他都看不上,能看上你是你的福气,你下面是镶金了还是镀银了?就那么值钱?刚才叫得那么骚,你还不是欠操?老实说,我们也不怕你去闹去告,讲钱讲后台你都不够谈的,我们都是有身份台面的人,事情闹大了,我能倒打一耙说你为了钱勾引佟老板!弄你个身败名裂可一点儿也不难。你自己可要想清楚了!”
-
-嫣被她一巴掌打懵了,恐惧地看着娜。她根本没有遇到过像娜这样厉害的女人,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应对。
--
这时候佟走过来,把娜推开了,回身揽住了嫣:“别怕别怕,我怎么舍得那么对你?她其实心肠很好的,也就是随口那么一说罢了,她要是真敢去外面说你一句坏话,我也饶不了她……”-
-
嫣下意识地躲进了佟怀里,啜泣着用手背擦自己的眼泪,那眼泪怎么也擦不完,雨水一样地流。佟却把手抓住了她的乳房,捻动着她的乳头把玩,说:“你看,你这身子,水嫩得豆腐一样,啧啧,我这随便一捏,它又硬起来了……”
-
-两个人一唱一和,把嫣玩弄在股掌之间,看着他们那副丑恶的嘴脸,我几乎咬碎了牙齿,愤懑的情绪再也忍耐不住,攥紧的拳头一下子挥了出去,正砸在电脑屏幕上,那台笔记本就被击落在地上,屏幕碎裂开来,闪动了几下,没有了动静。